大铁(铁剑心)书画
联系人:铁老师
手  机:15937177398
网  址:www.tiejianxin.cn
地  址: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3号楼19C(潘家园河南大厦)
行业动态

鹰魂铸就,铁骨铮铮绘侠情


铁剑心有“铁笔鹰魂”之美誉,这不仅仅因为其人姓铁,鹰画得好,更重要的是其性情如铁,有着鹰一般的刚强与睿智,特别是他那粗犷豪放、坦荡大气、大块吃肉、大碗喝酒的张扬个性无不让你激情澎湃,心潮难平。酒酣之时、兴致盎然,挥毫泼墨,气冲云天,转瞬之间,傲击长空、气势磅礴的苍鹰跃然纸上,那雄浑、那霸气、那狂放不羁的王者之气扑面而来,浸袭灵魂,沸腾血液,顷刻间,涌动的春潮在体内扩散、扩散、再扩散,什么高山峻岭、全都如履平地,什么暗礁险滩,全不放在眼里。

这就是鹰的力量,这就是艺术的魅力。铁剑心说,喜爱鹰,与他那童年的苦难有关。说时,他神色凝重,表情凄然,至于他的内心深处隐藏着怎样无法释怀的情结,他却绝口不提。对此,我不便多问,也不想多问,我能想像出,一个不足十岁的少年,在父母遭受罹难后,背井离乡、艰难生存时所遭受的屈辱与酸楚,那时的无奈、那时的彷徨、那时的凄凉全都化作了刚强,深深融入了他那为之痴迷的艺术,写诗、习字、作画成了他汲取养份的力量之源。30年的苦苦求索,无数次的默默追寻,终于造就了中国当代书画奇人铁剑心。

那过程犹如鹰,听人说,鹰可以活到70岁,但在40岁的时候,鹰的爪子、喙和翅膀都开始老化,这时的鹰必须面临两种痛苦的选择:要么等死,要么重生。重生的过程既是一种成长的过程,更是一种痛苦的过程,首先鹰要用它的喙击打岩石,直到喙完全脱落,然后静静地等新的喙长出来,再把指甲一根根拔去,等新指甲长出来后,它们又一根根拔去了浑身的羽毛,5个月后,有了新羽毛的老鹰才重新开始飞翔,这样的痛苦使老鹰可以再活30年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故事才使得铁剑心对鹰如此推崇倍至,但我却能深深感受到鹰的那种锲而不舍、求上生存的顽强精神早已与铁剑心融为一体,铸就了他的博大雄浑之气、豪放洒脱之美,其画作的酣畅淋漓,用笔灵便,巧妙构图,气势恢弘无不向你展示了一个向往自由、特立独行的高傲灵魂。铁剑心笔下的鹰画,充满着荒蒙、空寂和野性的冲动,将人带入一种久违的杳古之情,画面简洁明快,但其寓意却深远无穷。好画不是生活之摹写,而是人性情感碰撞之火花,画面给人以美,非给人以法,更非玩蛇耍猴者博人一笑。从小失去关爱的他懂得珍惜情感,更懂得去表达情感,因此,在他那追求壮美的内心深处到处涌动着爱的激流,它就犹如冰封的池水,表面上看冷酷无情,其实在它的下面却蕴含着澎湃的春潮,这也许就是剑心先生取字“雪池”的寓意所在吧!瞧!同样是鹰,剑心先生也赋与了不同的情感,《鹰神》的恬静与淡然,透露出哲人的深隧与超脱;《思乡心切》画的哪里是鹰,分明是游子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忧伤情怀;《决斗前夕》丝毫不见剑拔弩张、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,讲述的竟是人世间的那种“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”最高境界;《冬觅》、《春歌》、《夏欢》、《秋语》正在用鹰的形象向你诠释人生的酸甜苦辣、喜怒哀乐。鹰啊鹰,你在作者的笔下,哪里有半点异类的气息,分明就是作者情感丰富的再现。对此,剑心先生这样说,鹰和人一样,有它自己的喜怒哀乐,仔细观察,会有很深的领悟,比如,鹰是少数能够预知生死的动物,所以仰看鹰的飞翔,会感受到大自然在安排时序和生死时的庄严。鹰的眼睛锋芒犀利,但它也有悲伤的时候,那时,看它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忧伤,震憾人心,爪子,是鹰最重要的武器,它的状态能够反映出鹰的心理活动,因此,画鹰要抓住鹰的眼神和鹰爪,那样鹰的神行也就差不多抓住了。

剑心先生擅长画鹰,但其花鸟更是一绝,特别是其笔下的牡丹:雍容华贵、繁花似锦。他学古而不泥古,师造化而不为自然所囿,立主形神兼备,用笔灵便,色墨瑰丽,处处透露出浓厚的人文情怀,《两只蝴蝶》的活泼可爱,《一剪梅》的春意盎然,《野秋菊》的热烈奔放,无不显示了作者对生命的呕歌与赞美,对新生活的向往与热爱。

铁剑心作画,下笔沉稳厚重,用色洗练高雅,画面上饱蘸浓墨的大笔触,每一笔都来去分明,“墨分五色”在这里运用得驾轻就熟。有时,为了追求画面的苍茫感,他用泼墨把“根”藏在后面,但那些力透纸背的笔触却如骨沐风,凸现着笔墨“笔笔见根”的力量。剑心先生的水墨造诣很高,技法把握精到,加上其深厚的生活积累,使他有足够的才华在绘画中径情直遂,凤鸣朝阳,如同懂得酒的醇香不是高梁米发酵的气味;他深谙生活与艺术的真谛,取法自然,从而铸就了他的铮铮铁骨、殷殷侠情。

02月28日 11:48:47

大铁、铁剑心、鹰王行业动态